场景实验室吴声:创业可能“十动然拒”并不伟大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3-26 14:01   浏览:
正文

  这几年对我们公司最有挑战的是资金、捧杀和竞争。我们在2016年经历过一次资金差点断裂。那个时候刚刚创业3年,对资金把控不是特别好,投入大量的经费在研发上,一分钱没挣。这对创业者来说,这是很耻辱的事情。我们就是靠投资人养活着,很难过。还好我们在技术上的投入足够深,得到了阿里巴巴等等大基金的支持。

  我们的阶段目标是成为上海最好的科技公司。我觉得这也是作为上海人的使命。我觉得上海过去十年确实没有什么好的科技公司,我们这代人要肩负起这个重任。

  剖析开来心流状态到底是什么?其实从数学理论是完全证明了它是四个状态。第一阶段是分泌肾上腺素和多巴胺,注意力开始提高。你们大多数人都已经经历过前两个阶段,只是有些时候你并不能掌握这个能力。到了第二个阶段,β波降低到了平和的α波,当你的大脑开始大量的发散α波的时候,你已经进入到心流的第二个状态,开始忘记自我,时间感消失。第三个阶段你可能没有经历过,人生中只经历了一到两次,可能是高考或者中考的时候。海豹突击队开始对一些人进行药物控制,打入内啡肽,你发现你前额的分泌物变得很少,大部分时候开始进入新状态,就是进入第四个状态斯塔波,这个波你就像睡觉一样。我在今年春季的比赛时是一口气潜了104米。我很清晰地记得在比赛前我个人的最高纪录是76米。我万万没有想到可以到达104米,当时想的是突破80米就是万幸。突破了75米以后,我人就像睡觉了一样,那个时候身体已经没有氧气,大脑完全缺氧,就这样,身体带着我游了25米,最后104米起来以后我被自己的成绩吓到了。这个时候就进入了第四个状态。如果你把这个状态灵活的控制运用到你的工作、生活中,你会发现效率会非常高。

  讲到心流。这是我这几年看书时不断研究的一个词。这本书叫《盗火》,它里面讲的核心案例是美国FBI的海豹突击队,是全世界最精锐的一支部队。你进去以后的前三年一直在训练一件事情就是如何进入心流状态。如果人一旦能够掌控随时随地进入心流状态的能力,人和人之间的竞争就不再公平。心流是什么?你们其实都有体会,想想你们小时候,在考试的时候,你们可能突然间进入一个状态,效率非常高,忘记了时间的存在,考完了就感觉刚才像做了一场梦一样,效率很高,做了很多题,准确率很高。

  竞技状态,人应该活在竞技状态中。

  毫无疑问,当我们在谈论这样一场场景的探索的时候,我说它注定是长期主义,并不是表示我有马拉松的耐心,更不能认为我是一个不浮躁的人,我们只能说这个时代的创业需要的是反脆弱。它需要在一次又一次的一种打击、一次又一次的挫折里面去成长为我们愿意成长的样子,我们甚至在思考,这个长期主义是不是长期的以用户为中心的价值依归,能不能真正的去坚持用户为中心的一种视角,它并不是BP的Slogan,而是我们身体力行的产品研发的依据,是我们渠道BD的能力,是我们模式探索的一种核心。

  金明:大家好!我是极链科技的创始人金明。我想从一些经历聊聊创业者的底层算法。我们是做AI科技公司的,做了6年,一直跟算法打交道,今天想聊聊人的底层算法怎么变化,怎么向AI升级。

  最后给大家看一道湖畔的面试体“因为我,世界有何不同?”。这是一道终极面试题。你们想想你们的答案是什么?我当时给湖畔录了一个视频,我写了一个遗愿清单,我想创造一个东西,提升下一代的民族身份认同。不管我的孩子出生在哪里,他都可以很自豪地说他是中国人。我想成就100个千万资产家庭。办一座教堂。写一本书。和孩子们一起精读100本书。办一所“魔法学校”,拆掉孩子们思维的墙。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2012年到2014年在美国波士顿,然后回到中国做了4年,现在完成了6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等等。

  最后送给大家一句话“淡淡苦涩,才是今天的滋味”。创业者在路上一定是苦涩的,永远是难过的,但这才是创业者应该有的状态。

  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本书中提到创业初期的时候其实你是狮子。当创业到中期的时候其实是非常困难的,那个时候很多人会选择放弃。越到中期,可能创业者就像骆驼一样,你要用你的驼峰驮起很多不能承受的压力,然后走下去,这个时候你才能享受婴儿看到的那一刻。

  正因为如此,当我们在讨论场景的时候,它意味着最大的场景是人,当我们在谈论场景的时候,它意味着它不是静止的性,而是动态的context,它是场景流动,是无限的场景。当我们在讨论场景的时候,意味着每一次细微的迭代,都可能是新生活方式的动态。当我们在讨论每一次技术形态的变化,它在舆论、广告、零售、营销等一系列产业领域的划分里面,我们恰恰不需要这样的划分,我们需要系统性的、综合的去理解每一次这样场景的寻找,就如我们今天的活动是寻找中国创客一样,所谓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并不在灯火阑珊处,在哪里?在我们不以为意的陌生人的场景里。

  竞争这个事情,我们看到的是每一个赛道里都会有两家公司做得足够好。我们很感激竞争对手。我在湖畔大学上学,马老师非常感激马化腾。其实在这个赛道里面,如果没有腾讯,阿里在这几年不可能在一些事情上做得更好。所以,很多时候竞争是好事情,尤其要感谢非常强、非常优秀的竞争对手。

  我们在想是不是数字咖啡反而意味着在第三次咖啡革命之后的新一轮加速度呼啸而至的场景革命呢?我们在想微信,当强调每一个个体都有自己的品牌的时候,我们在意的是小程序作为的操作系统还是微信作为操作系统,微信互联网是不是等同于这个时代的移动互联网?

  第一个是黑暗森林法则。我在加拿大读的高中,毕业的时候做了毕业生分享,我提出了黑暗森林理论。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在黑暗森林里,黑暗森林里有很多人。他们选定了一个方向,他往北走了50公里。过了一年,他发现这个行业不好,要跳方向,开始转学科,往西走20公里,又往南走50公里,他一辈子都在黑暗森林里打转,因为他没有一个事情做到极致,没有一个事情做到足够好。怎么走出黑暗森林的人,你一直往北走500公里、1000公里,你可能就出去了。当你做什么事情做到1万小时,你一定是这个学科0.1%的人。

  《原则》这本书里面,核心讲的是英雄历程之圆。每个创业的人都在经历这个环,我在2012年创业的时候也是很小的机会,感觉到有一个东西召唤我,我就做了这个事情。当时我们几个同学在宿舍里看足球比赛,我们看到一个人进球了,我们都喜欢他脚上穿的那双球鞋,后来我们就Google,最后一无所获,没有人找到那双球鞋是什么牌子。看视频的时候,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困惑,你可能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你没办法知道。如果有这样一个技术,使得你喜欢它的时候直接点击就可以知道它是什么,可以直接买,这就是6年前做这件事情的初衷。我们发现到今天我们都没有走出这个环,我们不断的在经历深渊,然后是一次次脱胎换骨,再经历第二次深渊。直到今天我们还在等。

  创业进入到后期,我发现现阶段过去的3年比较能够描述我心电图的是最后一张,它永远是在淡淡的苦涩,永远是不是那么开心淡淡焦虑的状态下小幅度的波动,没有什么消息可以让我特别开心。

  所以我要献给我们每一个在座的创业者的,是因为我自己是一个创业者,在孤独的探索这个时代那些美妙、伟大然而注定孤独的场景。我今天跟一个要离职的员工在讨论,关于数字化睡眠,作为他创业者方向的可行性,我想起赫芬顿邮报的创始人讲的,怎么定义成功?身心健康、好奇心、智慧、慷慨,无一例外的是我们对于身心健康、对于压力的缓解已经成为了一个漫长路漫漫其修远兮终将上下而求索而不得的事情。321睡眠日,我们希望大家能睡得好一些。所以任何时候都不晚,今晚你要睡的更好一点。

  当时为什么开始?是因为我傻。这是真话。只是因为你年少无知,所以你愿意开始。如果你今天什么都懂了,就不愿意开始了。今天当你没有害怕的时候就应该出去闯一闯。如果你今天已经在路上了,我现在在等待再次跌落的那一天,然后再等待再次更高的飞起,因为我知道我们有一点一定会再次跌落下去。这可能是上帝给我们创业路上更好的机会,只有你跌落更大的波谷,再起来的时候才能突破瓶颈。今天我们依然在等待再次跌落的那一天。

  当快手在2015年我们在研究这样一个新物种案例的时候,素华(音)告诉我,我希望能够通过AI 短视频,把那些4G场景里面没有被连接进入互联网的人去连接进入这个互联网,各位可能听得有点绕,这何尝不是帮助他们去发现更大的世界,这是一种技术平权。我记得去年我和瑞幸咖啡的创始人团队沟通,他们到底是一个极速成长的膨胀泡沫,还是说他们有机会成为中国国民级的咖啡零售品牌。我记得对于瑞幸的一种定义,他们团队给了我三个意味深长的关键词。第一,不应该是一个具体的空间,应该在所有的触达环境里面,都能够毫无障碍、便利的沟通,至于是不是叫做新零售,没关系。但是重要的是场景,可以通过外卖、可以通过零售、可以通过门店,可以通过一切数字化的手段去完成这个触达。

  创业是一个伟大的梦想,你可以燃动新十年,也可以十动然拒。我要重新定义科普,因为这是一个真实的场景,你解决了这样的具体问题和麻烦吗,你有没有把这种使命变成两眼熠熠闪光的价值观的展现,我们因此才不至于说快手谁比谁高级,我们才不至于认为为什么头条的极速版和趣头条的对标,谁比谁更下沉,我们只会去思考那一些活生生的具体的跟社交网络无关、无智能终端的设备异化,乃至于被一种更多的社交连接需要更多意义表达的场景,我们给出了一种什么样的解决方案。

  在创业初期,2015年,我们也经历过捧杀,那个时候我们公司只有技术团队,PR和市场运营一个人都没有,在对外的很多媒体报道上不够严谨,造成了我们被媒体的质疑。但是,这几年我们非常感激,因为只有经历过这敢事情,我们才会对每一个细节非常认真,保证我们在后面几年做得足够好。

  我一直跟团队合伙人一起讨论变化是什么。从创业的早期开始,是以自我表现、波动、无畏、浮躁、利己来形容。现在的第二境界,我们看到的是五个法则。

  我们很感激寻找中国创客组织对我们的支持。针对中国创客,我们专门发布了“流浪星球计划”,提供所有的计划,免费开源,我们承诺的是终身免费。如果你是任何一家已经有视频,甚至是将来有视频的企业,我们都提供免费开源的视频技术能力,并且每年提供免费的1500小时的视频AI扫描和可视化能力。

  如果你们是创业者,可能你们自己就停下来所有的事情,拿一张纸、一枝笔,写下你们想做的事情,对你们的人生会有很大的帮助。

  差不多几天前,我在参加西南偏南活动的时候,在索尼house里边,我有一个非常小的发现,在这个发现里面索尼提出的命题是,如果我们要同情AI,如果我们对机器人有爱,这到底是我们的幸还是不幸。但是毫无疑问,对于机器人我们不仅仅把它当做是一个技术伦理的一种标的,这是我们的场景,这个场景可能是教育机器人,可能是陪伴机器人,这个机器人可能是在线的客服,这个机器人可能是沉浸式的娱乐。我们因此说,当我们去理解一种娱乐本身作为一种体验形态的变化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更进一步去思考这样的场景,它可能是体验型的零售,它可能是体验型的社交。我们甚至去思考,在整个新零售人货场的一种变化的过程中,什么是真正能够形成深维攻击的know how,如果我们认为是体验,那么这个体验是由谁在决定驱动甚至是主宰呢?

  以下为吴声演讲实录:

  进一步说,这样一种场景的发现,我们还愿意像中国大饭店这样一种静止具象的作品,还是有更多的新的商业空间流动的内容,让我们去体验那一种新生活方式和新审美。基于此,我想表达的核心意图其实是说,场景探索注定长期主义,首先是要找到我们自己的生态论,我们是谁,我们为了什么而创业。作为中国创客,有待被寻找的一种价值依归,是真的我们贡献了这个时代的观念进步,我们有没有去解决一个最具体的微小的问题。如果我们不能解决最真实、独特的、具体的、微小的麻烦,那么我们公司的存在价值何在,我们的使命感又何以能以此立人。

  我们从2016年搬到黄浦江边之后,今年拿下了第二栋楼。极链人在行业内比较极致的标签就是疯狂热爱、疯狂破坏,我们的平均年龄只有30岁,我是90后的年轻人,我也希望把整个公司的文化打造成支持失败、敢于尝试的文化。

  主持人:接下来的时间,我们要请上一位寻找中国创客名副其实的创业明星,人年轻,但非常有才华。带着改变世界的梦想回到国内,扎根在上海,做起了人工智能的创业。他是谁呢?有请极链科技的创始人金明先生登场。

  在2019年,会不会有区块链社交?刚才在午餐的时候,我和戴社长他们一波人开玩笑,说关于区块链的这个问题似乎在2019年初是一个敏感词,2019年初难道我们应该去讲热词吗?我说我要主动的去讲区块链。为什么?因为找到了应用场景,我们关于AI ,我们关于书店 ,我们关于区块链 ,其实原出一脉。重要的是你发现了这样的场景吗?

  今天我们连接的是中国几百万个品牌商家和下游场景,我们帮助这些下游场景快速的进行AI广告和AI电商的变现。中国仍有数百万的广告商家有待AI时代的升级。

  创业可能“燃”,也可能“十动然拒”。吴声就场景探索表示,首先要找到自己的生态位,弄清楚“我们是谁”、“我们有没有解决问题”,因为能够解决具体的问题,才能说打造了一个新品类,定义了一个新赛道,正在成为一个新物种。

  对于起点上的人,我感谢当初的选择,但再难重新来过。如果你现在是年轻人,我希望你做一个无畏的人,现在就请勇敢的开始。到今天,做了6年,我现在经历这个事情,我知道这个市场很好,做的这个事情很有价值。 让我再从头来,我是百分之一千不愿意的。这6年的苦太多了,我是不愿意再接受这些东西的。

  新浪科技讯 3月21日下午消息,寻找中国创客第五季启动峰会在北京开幕,在下午的“纵横演讲”环节,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以《场景探索注定长期主义》为主题发表演讲。

  在数据后台里面有大量的视频结构库,针对每个广告主都有相应的AI广告投放能力。

  早年的时候,我在初中的时候是在学校篮球队。到高中,我个子太矮了,我只有1米7,在上高中的时候被篮球队干掉了,坐冷板凳,我就很难过。因为我自信心很强,血性很强。后来我转去了游泳,因为游泳是不需要身高的。直到从创业的前两年开始,到最近,都没有任何竞技状态。我很难想象一件事情是我现在才26岁,如果我后面的20年再也没有办法像男人一样到赛场上竞技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体已经死了。我在过去的5年一直在寻找有什么运动能让我再次进入竞技状态。所以我5年前接触了潜水。我再4年前进行了第一次寒域潜水,在冰下潜水,对体能考验非常大。直到2年前,我再深入,接触到了极限潜水里面的自由潜水,人凭借一口气,不带氧气瓶,凭着自己的一口气下潜到越深越好。今年年初,在上海春季的比赛里,我获得了上海市的男子季军。这个季军对很多人来说不是什么,但对我个人来说是比事业成功更难得的事情。因为我感觉我作为一个男人又回到了竞技状态。有的时候人就是活着一口气,这口气死了,这个男人就死了。我回到这个状态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又找回了高中时候打篮球在赛场上跟敌人拼搏的感觉。我继续在这个事情上坚持。每个人找到你的竞技状态都可以找到你自己最喜欢的你的那个状态的感觉。

  你在做事情的时候,人都是在无序的状态,这个状态是没办法调动你人生的全部潜力的。学会了这个状态,你工作1小时,就是别人一天的工作量。你在健身房训练1小时,可能就是别人训练3小时的量。我把这个方法介绍给你,你们回去看更多的东西。

  关于创业,吴声表示创业并不是一个伟大的事情,不过创业的确代表一种选择,发现创景、解决问题、推送具体事情的微小进步,成为这个时代的合理性的贡献。(李楠)

  我们开头先以宋代禅宗的人生算法开始。最后一层境界是“万古长空、一朝风月”。当你到达第三境界的时候,你看到身边的事物,感到每时每刻每日都是不同的。这个时候你活在当下,活在当下那个时刻观察这个世界。对于创业者来说,人的心电图都是一样的,有波峰和波谷,创业初期的时候,这个波峰波谷就像加了杠杆,你每天听到非常好的消息,你特别开心。很快,你可能听到非常不好的消息。

  这个事情就延伸到了职业选择上。早期我一直学数学和计算机,大部分像我们学数学的人都去了金融、投行,做量子交易等等。我们看到金融这个行业完全是零和游戏,有人挣钱就一定有人亏钱。在创业这件事情上,我的核心是想做正和的事情,把一个事情从0做到1。在19岁的时候成立这家公司,学校很帮忙,投了50万美金。到今天,一直做到了6年。我大四的时候没上完,今天在场的人里面,我的文凭可能是最低的,大四就没有上完,就休学了。

  因此我们说,技术的推动、数字化的不可逆和消费形态的迭代,和人的智慧化,它们正成为这个时代的同频共振。场景的探索就是这样,他们不以为意,他们始终不为人知,他们经常表现成我们熟悉的样子,然而我们每次去都开始渐渐陌生,我们知道那个无人零售、那个办公室的货架、那个网约车的智慧的零售,似乎变成了新零售的一种笑话。我们甚至认为社区团购、社区拼团才是一种风口,我们认为数字化的赋能是产业互联网的号角。如果把这种宏大命题剥开,谁在主导黄金时代甚至白金时代的分野?

  我看到科学队长的创始人也坐在台下,我记得差不多在春节前所有人都已经在放假了,在北京751D·PARK我跟纪中展在沟通科学队长实验室到底是一种什么商业模式的时候,他两眼放光告诉我说,我希望科学队长是能够帮助越来越多的家庭去理解科普正在被重新定义,科普并不是遥不可攀的那些图书,科普应该成为碎片化场景的一种解决方案,它应该包含着线下的新零售,包含着音频、视频的一种系统解决方案,它应该成为每个人俯拾皆是的场景。我记得我当时很激动的原因在于,他指出了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商业理由就是普惠。

  有人说拼多多崛起的是新一轮的场景红利,只不过这个场景的人类,这个新人类的新之处是50岁以上、60岁以上的人,是被微信红包所形成互联网使用的生活方式普及的人群。我们因此不得不说,当我们在谈论快手、拼多多、趣头条、云集,他们一次又一次估值的变化,他们这种市值的跃迁,其实背后是谁在推动这样的一种场景,在发生惊险的一跃,而这惊险的一跃,上BAT,无论是阿里还是京东,都发现原来那些我们不以为意的公司,他们两年三年就能够长成我们十年、十二年的样子。这是场景的红利,这也是新场景赋予我们今天每一个创业者所带来的价值点。我们可以显而易见的去理解,场景的场所并不仅仅只是线下的空间,并不仅仅是超级物种、盒马鲜生,可能是在于用户对于社交还有什么样新的一种需求没有被真实的定义。

  吴声提到,技术的推动、数字化的不可逆、消费形态的迭代以及人的智慧化,正在关成为这个时代的同频共振,

  我们在AI领域做得非常深,应该是国内视频AI的第一名,拿到了很多全球冠军。

  基于此,我想表达的第二个观点在于,正因为我们能够去解决具体的问题,我们实实在在的切中了这个时代微小具体的独特的业务场景,我们才能说我们打造了一个新品类,我们定义了一个新赛道,我们正在成为我们意图创造的新物种。

  最后一块就是从利己到利他。从今天中国的态势来说,所有的终端都在视频化。中国今天有6000万家中小企业,已经有超过600万的企业开始往“视频 ”在走,不管是垂直领域,还是做社区,还是做资讯,还是做工具的,都开始有视频。

  在加拿大和美国成长期间,我最大的感受是民族自豪感的失落。当时我身边有很多韩国人和日本人,哪怕他们出生在加拿大和美国当地,别人问他们来自哪里,他们会很自豪的说我是韩国人、我是日本人。但中国人,哪怕他是当地出生的,他不会说自己是中国人。这是困扰我青春期的,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民族。

  悲观者往往是正确的,乐观者往往容易成功。如果你身边有很多不好的不满意的细节,但你一直坚持乐观做一件事情,你有很多的几率比同龄人做得更高。

  最近几年,拼多多、快手等产品崛起,在吴声看来,这些产品估值变化的背后,是市场的红利,也是新场景赋予今天每一个创业者所带来的一种价值,而场景探索不仅仅是线下,还包括对新的需求的定义。

  我们这6年做了全球第一个基于视频类的小程序生态系统,使得视频类开始有各种各样的应用。用户可以收集视频中出现的不同卡片,收集几个表情以后就可以获得爱奇艺的观影券或者是康师傅的泡面券。再比如说,我们把视频拆解开来,可以直接用AI识别到视频中精准的场景,可以进行视频的投放,点击率达到3.09%,相对于之前的广告产业是5-10倍的提升。

  谢谢大家!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吴声:感谢艾诚老师,在刚才非常淅淅沥沥的掌声里边我知道所谓的春风已至,春意正浓。但是我们不由得思考,为什么这次寻找中国创客的第五季定义为叫做燃动新十年,很多人会想,这一定是一个人创业的感觉很燃,但是我们仔细去思考,这五个字里面,有没有近年来让我们去理解的另外一种话语体系和语境?比如十动然拒,有多少人理解十分感动然后拒绝这样一个梗,这就是一种场景,它意味着一种氛围,意味着一种上下文的语境,本质上是在探索我们自己的IP,它的属性是什么,它的沟通的话语体系是什么,它需要表达的态度,输出的价值观是什么。

  这件事情做完以后,我们总结出第二件事情就是要在现在这个时候一直坚持,始终热爱。Andreia Madeira去年11月份在葡萄牙的大会上分享了一句话。大概意思是不管你今天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还是错的,你一定要是一个热爱者。如果有一天我是一个冷漠者,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京东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